姼儿

忙到起飞的星光。催更不一定会更,不催更一定不更!

挖奇怪的坑

我 一个大四狗 发烧躺在床上 居然烧出了奇怪的脑洞 就abo+我结这种极度ooc会有人看吗?

已经准备好提前自闭

哈哈哈,尽量不弃坑(划掉)

爱每一个没取关的小天使……被自己的懒惰惊到


回归预告

各位,我提前回来了!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一点期待都没有。

按照我原本的计划,还要至少两个月出关。结果,我非常勇(tao)敢(da)地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路。也许我辜负了一些人的期望,但在达到了他们的期望值后,我的人生还是要自己过。,我更不想自己后悔。

Anyway,在成为社畜之前,我要好好码字了~(小声bb:你会相信这也是我梦想的一部分?)

心态日常崩!

生活已经对我这只弱小可怜又无助,但还能吃的小猫咪下手了!!!我能拒绝这一系列五十米深坑的考试吗????????我这怕是在选专业的时候,脑子里进了十个太平洋的水吧!!

水母做个人吧!你把新男团的名字起成这样,我真的是只能担心小哥哥们要是续约了,会不会在退伍之后还要拖公司这个宇宙航母啊!

再见!一句都不想多说!

预约道歉

首先长跪不起道歉!并不是故意不在车哥哥生日不更新的。真的,看我诚实的大眼(好吧,其实你们也看不到)

实际上是因为——我要写大学本科生涯(额,希望我表达清楚了。总觉得自己的用词怪怪的........)中最后的两门课的结课论文。5000+和8000+都在7月3日之前必须完成。脸上笑嘻嘻,心里***。所以,如果我说鹅子生日补上的话,有人会信并且原谅我的吧。(抱头鼠窜.gif)

看看下个学期:司法考试+研究生考试+六级刷分。死亡预感渐渐逼近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我。脑洞还很多,就是没法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风中凌乱.gif)

我会尽量多回来的!相信我(撒fafa)

高考解脱粗卡文

唉嘿嘿,高考终于结束啦,高三党暂时解脱粗卡!!(千万不要相信一些人说的上大学就解脱了的鬼话。你能否解脱,取决于很多因素:专业、学校安排、个人要求等等。但大多数人不会解脱就是了)请愉快的开始大玩特玩的生活~顺便同情的摸摸各位准高三小盆友,毕业班的阴云开始为期一年的笼罩了。(我才不会说准备法考和考研的我宁可回高三)一只脚踏进老阿姨行列的姼儿,欢迎各位非艺术类文科生来做高考报考商谈!(想学法的请绕开,我一定会用生命阻拦你的!!)这么欢乐的时刻,我一定要放个欢脱一点的文来嗨皮嗨皮。正在积极学习开车的我连车门都摸不到我也日常绝望啊~

额,忘记了严重OOC预警,我的错

 

 

提问:郑泽运最喜欢什么?

回答:一切能塞进嘴里咽下去的他都喜欢。

 

再提问:为什么咖啡厅还没被郑泽运吃垮? 

回答:因为他的目标是喝垮咖啡厅。

 

还提问:为什么咖啡厅还没被郑泽运喝垮?

回答:因为还有五个人虎视眈眈!

 

好吧,其实除了车学沇,剩下的人都不用虎视眈眈。原因很简单:李在焕靠卖萌,金元植靠无视,李弘彬靠毒舌,韩相爀靠力量——都能完美的达到目的。而习惯性张罗内外的车学沇,没时间也没机会采取以眼刀以外的任何方式阻止某仓鼠的咖啡因过量摄取。

哇,我这么负责认真上班的人,怎么可以用上班时间解决内部矛盾?这是冬菇拉米君的OS。当然这也仅限于内心,如果他还想维持自己那仅剩一层钛合金外壳的店长的尊严的话,理智就会阻止他把这种话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更何况,这只偏爱咖啡因的仓鼠还是练过拳击的。解决内部矛盾搭上性命可不算工伤啊~

而在李在焕的世界观里,没有什么问题是卖萌不能解决的。因为,他靠着卖萌就成功进入这家咖啡厅并成为最具人气的服务员。也靠着萌,他还俘获了年下小狼狗/小奶狗。至于是狼狗还是奶狗,那就看是在咖啡厅还是在卧室了。所以啊,萌绝对是最老少通吃人见人爱宇宙无敌的属性了!

哦,是不是还没提过,这是一家主题咖啡厅。而主题就是——自带各种属性的帅哥服务员。在颜值就是竞争力的商业街上,此咖啡厅能够从一众饮品店中脱颖而出也就不难理解了。虽然已经雇用了小可爱李在焕、好哥哥金元植和毒舌男李弘彬,店长兼洗碗传菜料理等复杂工作(实际上就是后厨哪里需要哪里搬)的车学沇仍旧觉得,他们需要多加一个服务员,非常需要。总不能把唯一负责饮食,还一脸高冷生人勿近的郑泽运推出去吧!我还不想砸自己的招牌好吗!某圆再次内心OS孤独呐喊。于是,招新问题自然而然就被提上日程。而第一位应征者就出现在今天。于是开张前,某圆某滚二人就在员工休息室里拉开架势,准备来一场严肃正式的面试。你说某滚为什么在?店长做决定总不能完全无视店长夫人的意见不是。

 

圆:有什么打工经历吗?

爀:拳击馆陪练。

圆:……

滚:如果雇佣你,每星期免费给我做陪练能接受吗?时长不超过五小时。

圆:咳咳,我们是招咖啡馆服务员,你这是要干嘛(耳语)

爀:完全可以!

滚:恭喜你,通过面试了!

圆:……

 

于是,在圆夫人的一手遮天之下,韩相爀顺利的成为了咖啡厅的服务生。而他的角色定位是——上天的弟弟。

 

 

 

有没有很熟悉的味道?有的吧有的吧有的吧!提示:灵感来源——一个只看名字很容易想歪的日本动画。


总是发不出的小甜饼

总是碰到奇怪的雷点,我不太懂老福特与我何仇何怨。小甜饼也只好哈哈哈了。评论见!

一而再再而三被退回的我,只想说,我要捡起锹填坑了,嗯嗯!音乐剧结束的我复活归来了!!多了我也……手动再见吧(●—●)

预告

emmmmm

在死了很久以后,我要诈尸了!(划掉)

其实是因为,我的音乐剧大业结束了,我可以开始好好码字,好好更新了。明天就是524啦,不一定什么时间,但我会拼命来一发更新。然后,如果你曾经见过我那个开了坑就再没动过的文,我要重新捡起锹,慢慢堆土了。

然后,8粉时期承诺的小糖糖是会有的,一定会有的。就是这个糖有多小,我就无法保证了(抱头鼠窜. gif)

忘了什么的话,明天再说吧~mua

因为这个崩溃的绑定手机,湾湾的太太们可能要转移阵地了。虽然AO3也很好啦,但太太们能不能考虑找个大陆的小伙伴,专门转文啊!我舍不得湾湾的太太们啊~

刚刚,我突然产生了罪恶的想法……我的文,要不要ABO和哨向放到一起,一个人双重设定?想完,我就把自己拍死了……

不负责任开坑时间到

说在前面的话:

  各位看到这个神奇的文的大佬们好!我是姼儿,一个正在法条、音乐剧和小哥哥们的海洋里挣扎的星光。虽然是文科生,但法条案例什么的已经严重的抑制了我的想象。加上出了高考作文那种文章以外几乎不动笔写文,要不是一位写碧斯哨向文的大大弃坑,我是不会产生自己动爪,丰衣足食的想法的。所以,请大家谅解我稚嫩的文笔,看我这篇具有  比较多的OOC+哨向初级概念+9093爀啃+不一定何时弃坑+可能开破车也可能没车+文风根据心情随机播放  等众多问题的文。欢迎各位360度无死角24小时365甜无缝批评~

  不要face甩锅结束,正文开始。


第一章    这是新的任务?

    车教官看到新的任务的那一刻,只感觉自己的头变得有原来的三个大,甚至是地覆天翻。而让他有如此感受的原因就写在面前这个文件里。

    :“弘彬啊,你确定这是给我的任务?” 往日里似是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甘美的蜂蜜的声音,此刻却隐藏了一丝颤抖与不可置信。

   :“没错啊,肯定是给你的。我刚刚从塔里拿回来的。而且,” 伴随着停顿的,是一声手掌拍在文件夹上的轻响 “长官特别交代我,一定要直接交给你,并保证你认真的阅读完。” 被叫做弘彬的人笑了笑,舒适地坐回了那张带着轮子并可以旋转的办公椅上。

   :“哥啊,你也没多老啊,这是耳朵不好用了,还是眼睛看东西模糊啊。” 说完,弘彬就用脚一蹬地面,坐在椅子上转了个1080度。转完,又继续捡起了刚才的话题 。“这千真万确是给你的,而且是只有你能看的。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 一个还算舒畅的微笑及时的出现在脸上,并没有让对面的人看出太多的破绽。“哥连着加班三天了,今天要早点回宿舍休息,你盯着没问题吧?”

   :“放心吧,哥。我都做教官好几年了唉,行差踏错的事情从来没出过。”

   :“那好。有时记得通知我。” 拿起面前桌上的文件夹,车学沇以快于平日步速的速度离开了座位,拿上外套,甚至没有穿上,就离开了房间。

    看着那逃跑似的背影,弘彬吹熄了被主人遗忘的香薰蜡烛,腹诽这自己这个一向做事条理分明的哥哥,怎么多值班几天就累的丢了精神。果然啊,人的年纪大了,精力体力也都跟不上了。无所事事的弘彬打开了连接着外网的电脑,在这个平安的日子里开始了轻松愉快的守望先锋。


    怎么办,要怎么与这两个可爱的弟弟们说这个比预想来得早的多的结合。原以为自己能够凭借这可遇不可求的S级向导的身份,多为自己争得几年自由。可这所谓的自由,他也没有享受几年。车学沇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叛逆想法:直接无视命令,逃出塔,隐姓埋名到塔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生活吧。可只消一秒,理智就告诉车学沇,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塔找不到的地方,而他也没有能力在离开塔后完美的隐藏自己。退一万步讲,即使成功的藏了起来,在焕和弘彬这两个无辜的弟弟又会被怎样对待,他是真的不敢想象的。打不过,也躲不起。除了被动接受安排,现实似乎没给过他任何选择。不过也对,从有记忆的那一刻到现在,又有什么是可以任由他选择的呢?

    困意袭来,车学沇走到窗边拉上黑色的窗帘,挡住那不比温暖多上一分一毫的阳光。蜷缩再蜷缩,多希望自己可以缩成一个小小的球,神不知鬼不觉地地离开这看似天高海阔的囚牢。可囚牢,又哪里有那么容易挣脱……


  :“哥,有没有想我啊?” 李在焕小朋友一如既往,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接着就是冲到车学沇面前,不管不顾地给这个比自己还要矮上一点的哥哥一个大大的拥抱。“看看,还是我最爱你吧。就只有我肯跟哥抱抱~” 

   撒娇的语气也一点没变呢。脸上挂着依旧温暖的笑,声音依旧蜜般淳美:“辛苦了,在焕呐。一切顺利吧?”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车学沇深吸一口气,继续道:“现在形势不乐观,我们虽然是未结合的向导,也难免要担起更多的责任了。正好,一会儿叫上弘彬,我们一起吃饭吧。哥也有件事要跟你们说。”

   :“好,我去告诉豆儿。” 李在焕没有忽略车学沇严重那一抹晕不开的彷徨失措,但想起进塔时听到的学沇哥已经连续值班三天的消息,只当作他是太累了,勾起了过去痛苦的回忆而已。要治疗心中的苦与伤,只有受伤的人肯露出自己的伤口才有可能。可伤口结痂愈合,也有幸没有留下疤痕,心也终究不再是之前的那颗心了。

    可惜,愉快的时光只堪堪维持到三个人都放下餐具的那一刻。弘彬趁着周围没什么生人,就开口询问:“哥,你有什么事要跟我们说啊。是不是要请我们吃饭啊。先说好,可不吃你做的饭。凭你那奇特的味觉做出来的料理我可不敢吃。” 弘针依旧闪亮尖锐,可爱的酒窝就像是大大的“萌”字,给眼前这个让人疼爱的弟弟打上了标签。

   :“我接到塔里的命令,要跟哨兵结合了。不过对象还不错,是个S级的哨兵,你们也听说过的,叫郑泽运。”  看着弟弟们一瞬间冻结了的表情,车学沇心中愧疚的漩涡圈圈扩散,直至占领全部的心神。这种消息,这么早告诉他们真的是自己这个哥哥没顾及他们的感受。“对不起啊,哥也不想这么突然地告诉你们。只是……”

   :“哥你逃走吧。”            :“哥我祝你幸福。” 同时说出这两句话的弘彬和在焕不约而同的低下头。两人心里都清楚,说什么都只是徒劳。逃走只能是幻想,而幸福与否也不是他们能左右的。

   :“嗯,那哥明天一回来就跟你们说说那个S级哨兵是个怎么样的人。” 再平淡的语气也掩盖不了冰冷到残忍的事实。明天见面,明天虽然是新的一天,可今天又怎么熬过去呢。第一次,车学沇在心中祈祷太阳不要升起,白日不要到来。可当太阳升起白日到来的那一刻,车学沇还是走上双塔的连桥,将自由换做筹码,此生的福祸也就全部赌在郑泽运的身上了。


  无组织无纪律式排版。下一次更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可以确定仓鼠君上线。精神体的设定其实已经做好了,然而起名困难户还是不想直接丢春花秋月上去。所以可能还要纠结一下。求轻拍~